骑行

骑行20分钟续航一天颜值担当小白车竟是BAT私生子?

字号+天通出行 微信号:tiantongchuxing 2016-12-28 01:28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虽然共享单车的大佬们口口声声表示,“暂时不考虑盈利,先做规模”。但很可能是,这些被资本青睐有加的弄潮者根本不知道如何靠共享单车来赚钱。2016年,当共享'...

虽然共享单车的大佬们口口声声表示,“暂时不考虑盈利,先做规模”。但很可能是,这些被资本青睐有加的弄潮者根本不知道如何靠共享单车来赚钱。

2016年,当共享汽车领域的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以后,“共享单车”横空出世。

据智东西统计的数据显示:截止到目前,市场中已经有包括摩拜单车、ofo、优拜单车、小鸣单车、小蓝单车等 17个 玩家入局,有 20 多家投资机构投入了近 30 亿元资金,单车共有 30 万辆,遍布 10 座城市...

仅摩拜、ofo、小鸣、优拜四家企业已经累计获得了十轮融资。而且以上从表格中可以看出,腾讯和王兴投资了摩拜单车,而最有望收购共享单车的滴滴出行投资了ofo数千万美元。资本对共享单车的追捧甚至可以媲美当初竞投网约车的盛况。

就好像在北京不知道摩拜一样,在苏州、宁波、厦门不知道“小白车”,就会被视为跟不上潮流。小白车是在苏州出现的共享单车“Hellobike”,由于红白相间的高颜值,用户们便给它取了个昵称“小白车”。(据小道消息,这家公司背后有巨头搀和。不过,至于是哪家巨头在后面,有的线人说是小米,也有知情的同学说,可能是BAT其中一家)

从媒体报道的数据来看,目前“小白车”已在市场投放7万辆,日订单月5万。在一线城市被橙、黄大军占领之际,它是如何做到的?

想偷“小白车”!没门!

丢车一直是各家共享单车共同面临的问题,“小白车”也不例外,但是他们却把丢失率降到了最低。

1、实时定位,监控“偷盗者”

相较于其它单车只可以定位到车停在哪里不同,“小白车”直接在车锁中嵌入了GPS,实现了实时定位功能。

实时定位需要耗电,这项技术又难以实现。或许这就是其它单车不愿意这样做的原因。但是为了降低“小白车”的丢失率,创始人杨磊还是决定自主研发摩电花鼓,经过100多次尝试后,他们终于成功了。“每台单车每天只要被骑行一次,每次20分钟,电量就能满足当天使用。”而这项技术也成为了业内的最高水平。

2、智斗小偷,改铝合金材质为塑料

共享单车被偷的主要原因是,偷盗者可以通过车身上的金属材质卖钱。

于是,“小白车”采用的轮毂、车架、智能锁等铝合金材质全部换为塑料件,在不影响用户使用的前提下,减少车辆被偷的情况。偷车直接变成了一件亏本生意。

一线城市不care,专扎“二三线”

从10月份“小白车”问世到现在,已经在苏州、宁波、厦门,投放了将近7万台,注册用户约10万人。而在未来三个月,还将开通10座城市,目标服务人数也将提高到3000万。

这么厉害的“小白车”为什么没有在京沪等一线大城市出现呢?

答案是,人家的定位压根就不是一线城市。

杨磊说:“全国适合骑行的城市大约在 200 个左右,不一定非要去挤一线城市的市场。二三线城市目前的竞争压力较小,而且在保持同样的投放量的同时可以达到较高的覆盖率,这是它们天然的优势。”

杨磊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。

据企鹅智酷联合李开复、徐小平等63位互联网领袖最新发布的《“分水岭”大时代:中国互联网趋势预测白皮书》显示:虽然现在互联网已经覆盖了大部分人群,但是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还是有蛮大差别的。很多产品在一二线城市已经获得了一定的用户基础,上升空间非常小。但如果把模式复制到三四线城市,可能就会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。

过去很多人不愿去三四线城市,原因可能是那里的基础设施、网络覆盖、市场培育都不够好,获取用户也比较难,但是现在,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。报告提醒说,2016年到2017年应该是很多产品向三四线城市渗透最好的时间点,也是最后的机会窗口。过了这个时间点,三四线城市也会成为红海。

一块、五毛还嫌贵?“小白车”让你免费骑

共享单车对民众的最大吸引力,是1块、5毛的超低使用费用。为了通过差异化拓展用户,“小白车”研发了自己独特的运营战略:夜间免费+换乘免费。

  • 夜间免费:用户在夜间(晚上23:00-凌晨6点)骑行免费,可以很好的解决当地铁、公交停运之后,人们短途的出行问题。

  • 换乘免费:用户表示,如果骑到便利店想要进去买个东西,一旦锁车,哪怕只需两三分钟,再次开锁后又要重新计费,很不划算。于是“小白车”上线“10分钟内换乘,前15分钟免费”。

赔钱赔钱赔钱!共享单车的2016

市场虽大,共享单车收获无数赞誉的同时,却直面一个关键问题:

它很美,但压根不能被称作是一门生意。只是在以创业之名来做“公益”。

摩拜单车北京发布会后的群访上,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“粗鲁”的提问者,他让大家很不适。他问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,作为一个商人,不考虑赚钱的话,有什么意义呢?

胡玮炜皱着眉头告诉这个“粗鲁的提问者”,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商人啊。这个提问者一愣,说话的音调都弱了许多,紧接着就被初期用户增长和用户体验一连串词给吓了回去。

同样在谈及未来的盈利时,“小白车”杨磊笑了,“我想王晓峰已经说得很清楚了”(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表示,自己还没想好怎么赚钱)。王晓峰认为,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是成本居高不下和利润单一失衡的共同结果。

《第一财经周刊》的文章里有一小段这样写道:

一个残酷的事实是,全球没有一个公共自行车项目能自己盈利。

纽约的公共自行车依靠花旗银行的赞助每年仍然亏损数百万美元,台北的 YouBike 则需要捷安特赞助车辆。中国做得最好的城市是杭州,公共自行车在那里极受欢迎。为此,杭州市政府用8年时间,投入了 3000 多个停车点、8 万多辆车,补贴了数亿元。去年是它最接近盈亏平衡点的一年,成本 8000 万元,依靠广告和模式输出的收入,亏损 500 万元。

《财经天下传媒》的文章里关于摩拜单车单辆的造价也有记录:

在初期,设计生产 1 辆摩拜单车甚至需要花费 6000 元,现在随着原材料采购量的增加,成本已逐步降低到了 3000 元左右。但即便以 3000 元计,如此大规模的生产、投放及运营,没有足够强悍的资金后盾也是无法想象的。

邦哥备注:

除去雾霾天、雨天等恶劣天气,一辆单车一年也就能运营200天左右,按平均每辆车运营5次(杭州和台北的城市公共自行车的年平均使用频率为3.75和7.93次),每次半小时计算,一年一辆车的收益在1000元,单靠租赁,一辆单车至少得三年才能收回成本。

有记者计算,仅北京市场ofo的运营费用一天就要2万元,而实际运营成本可能会比ofo官方说的更高。据了解,目前ofo车辆投放主要依靠人工投放,有报道称,仅在北京西二旗区域,ofo就雇佣了30多位单车搬运工,月薪5000多元,每月仅搬运工的工资支出就达15万元。

而共享单车面临的道德风险主要表现在单车损坏、单车偷窃以及乱停放现象。不断涌现的新闻更加证实了共享单车面临的道德风险:在运行过程中,自行车被用户随意停放甚至带回家、二维码被毁、车上被贴广告、车座被损坏、恶意破坏、私自加锁占为己有……

随便感受下:

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说,“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了河里,我感觉就好像凶杀案现场一样。”

尽管以上种种,有媒体分析称,共享单车依旧还有着最后的一丝希望。那就是广告业务,上面提到的我国唯一盈利的杭州公共自行车系统,就是借助广告突破了盈利困局。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共享单车没有停车桩,所以广告业务就局限于内置APP,车身即使能够增加广告,也对频率上会有限制,毕竟吧一个个广告贴到自行车上也只是一个力气活。但是即使都做了,这种广告效果真的能给共享单车带来盈利的希望吗?

关于共享单车盈利的结点,中国经营报中是这样写的:ofo相关负责人透露,预计明年公司将全面盈利。而摩拜单车方面,每辆车每天使用率大概是6到9次,盈利周期预计是一年半左右。



文章来源:http://wei.bikehome.cn/qixing/199113.html
手机版地址:http://m.wei.bikehome.cn/show/199113.html

1.本站任何发布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公众号名称及微信号;2.自行车之家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并附带文章链接,否则必将将追究其责任;3.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web_service@bikehome.cn,24小时内删除!

网友点评